我不能让各位觉得我是条坏狗、烂狗、low狗。

一周前过世了一位大佬:纽豪斯。 他是著名杂志《纽约客》的老板,当然,他还有很多其它杂志,比如《Vogue》。 《纽约客》在1993年刊登了一幅漫画。 null 互联网上没人知道你是条狗。 到了2000年,这幅画可能是纽约客史上被重印最多的一则漫画,作者也由此而赚了数万美元。 但很显然,这幅画描绘的是网络的史前时代。 今天,还有人不知道你是条狗么? 如果有需要,人们甚至能知道你这条狗的祖宗八代血统脉络——术语叫“人肉搜索”。 既然各位都知道我是条狗,接下来的问题就变得很重要: 我不能让各位觉得我是条坏狗、烂狗、low狗。 四 2010年,刚刚结束了内测的新浪微博,和我所在的交大媒体与设计学院达成了一个基于数据库的合作:做一份类似白皮书蓝皮书的研究报告。 基于此项研究,微博向我们开放了它的后台数据库。 这使得我对微博在当年4月份时搞的一项活动得以全样数据的观测——在七年后的今天,可以被很不准确地称呼为“微博大数据告诉你所不知道的一件事”。 新浪微博发起了一个带绿丝带的活动,参加者会在自己的微博名字边上多一个绿丝带的符号,以表示ta对彼时青海玉树受灾群众的哀悼之心。截止到某个日子,在活动发起日到该日有登陆的用户中,v字认证用户有51%悬挂了绿丝带,非v用户的比例只有20.5%,而粉丝数排名前2000的大v,比例上升到57%。 我们很难得出结论说,大V比一般的V更有同情心,V比非V用户更有同情心这类不着边际的论断。 我们只能这么说:大V比V,V比普通用户,更愿意让别人知道ta是有同情心的。 这个例子,近乎完美地诠释了戈夫曼的“自我呈现”。 当你一旦“实名”(也就是别人知道你是谁)后,这个所谓虚拟的社交网络,就是你的前台——这个词也是戈夫曼在书中创造的。

不管你怎么看,我反正是气。。。笑了。

连续八天的国庆黄金假期快要结束了。 朋友圈里的摄影大赛也进入尾声。比起前几天的疯狂晒图,今天看着已经不怎么热闹了。 确切地说,这场摄影大赛,还是地理位置大赛。 我微信好友数比较多,所以欧美日东南亚都不稀奇,我还见过非洲的。 大概就是南极北极没见到了。 我曾经在课上开玩笑式地问过学生。 为什么同样是学校食堂,你们从来不标注我交那四五个餐厅,做交换生到了国外大学,就要显示出来呢?有时候甚至不是国外,不过是港台这种海外罢了。 当然,我是知道答案的。 二 我很早以前写过一篇文章,提到过“互联网并不是一个相对现实社会而独立存在的虚拟社会,它恰恰是这个社会的组成部分”。 虚拟不是现实的对立面,而是现实的一个子集。 我们在网上很多举动,并非脱离现实社会而行为,它们大多是我们现实行为的一种延续。 比如,表演。 这并不是什么贬义词,说你是戏精也不是在骂你,因为我也是。 我们日常生活每天都需要表演,有时候甚至是非常刻意非常精致非常有脑洞地在表演。 在戈夫曼的笔下,这叫“自我呈现”。他还专门写了一本书,题为《日常生活的自我呈现》。 这是一本社会学领域相当经典的著作。 英文版1959年付梓的这本书,对互联网社交网络上的“表演”依然有着足够的解释力。

阿里的策略调整在于两个方面

阿里的策略调整在于两个方面: 1、鼓励有一定篇幅的内容生产(当然也包括视频、直播),一句话加一堆商品照片的双列清单在今天已经很少见了。 2、在公域内容里的佣金计算上做了大刀阔斧的调整。一份CPS,扣除阿里系提走的3成,剩下的7成,内容生产者只能立刻获得其中的10%(也就是整个CPS的7%),还有9成(相当于63%)被置入资金池,由阿里进行动态分配。大致上,就是对所谓好内容但可能转化不高进行扶持。 阿里于今年启动daren.taobao.com,中文名字叫阿里创作平台。号称要在三年里投入100亿来扶持内容。 请注意上方的频道投稿。 基于身份标签——官方根据具体情况,赋予不同的标签,比如图文类、短视频类、主播类(不开店)、红人类(开店的)、淘女郎(一般背后有经纪公司)等等。据说,这种身份标签高达上百个——内容生产者可以申请相应的频道开通,并针对性地进行写作。比如投在“有好货”频道,内容就有可能出现手淘首页的有好货板块。但频道投稿有非常严格的格式要求,不是像微信公号那样,想怎么写就怎么写,想怎么排版就怎么排版。 另外商家也可以发布V任务,由内容生产者去申领,其结算方式以CPM为主。 当下,月入过十万的生产者,已经超过1500人——其实这个数字并不算太低。微信公号月入过十万的,又有多少呢? 而对于阿里来说,内容有效缓解了整个淘系营销资源紧缺,商家囚徒困境的局面。我个人认为,最新一季财报的亮眼表现,其背后,与内容是分不开的。

第三个大赢家:腾讯。

第三个大赢家:腾讯。 的确,类似朋友圈广告、广点通之类,和WXG(微信事业群)关系不大,也的确OMG还在苦苦寻找自己的存在感,但我说的是腾讯,一个整体的腾讯。 腾讯主要的收入依然在游戏上,所以它的市值飙升和内容赢家是否有关联还不好讲。依然看一下广告的表现。 这张表格能够清晰地反映出,广告占整个腾讯收入盘子的比重在逐年上升。 同时,我们也能从两栏同比增幅中注意到,腾讯广告收入的增长相当快,跑过整个腾讯收入大盘。 那么,腾讯广告收入发力在哪里呢? 九 这张表统计的是腾讯两个业务(游戏和广告)从2014年Q1到2017年Q2的逐季表现。 首先我们能看到的是,游戏在腾讯整体收入的占比最近五个季度已经长期低于5成。2017年现象级游戏王者荣耀的耀眼表现,使得Q1游戏占比阻换了一直下滑的占比,但到了二季度,度过广告行业营收最惨淡的Q1之后,占比重新回落。 15年开始的历个季度,广告单季度同比增幅非常可观。细查下来,腾讯广告两翼,其效果广告(2017年略调了统计口径,改名为社交及其它广告)同比增幅超越其品牌

头条并不是继承门户的衣钵

头条并不是继承门户的衣钵,虽然它看上去和门户有点像。而且它当年起家的时候,主要的竞品也都是门户做的,比如搜狐的新闻客户端。至今,主掌腾讯门户的OMG(网络媒体事业群)还是把今日头条视为最重要的竞争对手之一。 但本质上,张一鸣接过的,是李彦宏的旗帜。 一个很表象的证据就是,今日头条并不想设置总编辑这种岗位(后来出于某些原因设置了),但门户恐怕组建团队的第一件事就是锚定一个总编辑。 你知道百度(不是百度新闻这种业务线)的总编辑是谁么?(笑) 核心关键词是:匹配。 百度的方式是用户发起一个关键字,然后进行相关内容匹配。 头条的方式是挖掘用户的属性指标,推送内容进行匹配。 一个是拉取(pull)一个是推送(push),但只是由于时代原因造成的技术使用不同。根子上,都是与用户兴趣匹配加载内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