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里的策略调整在于两个方面

阿里的策略调整在于两个方面: 1、鼓励有一定篇幅的内容生产(当然也包括视频、直播),一句话加一堆商品照片的双列清单在今天已经很少见了。 2、在公域内容里的佣金计算上做了大刀阔斧的调整。一份CPS,扣除阿里系提走的3成,剩下的7成,内容生产者只能立刻获得其中的10%(也就是整个CPS的7%),还有9成(相当于63%)被置入资金池,由阿里进行动态分配。大致上,就是对所谓好内容但可能转化不高进行扶持。 阿里于今年启动daren.taobao.com,中文名字叫阿里创作平台。号称要在三年里投入100亿来扶持内容。 请注意上方的频道投稿。 基于身份标签——官方根据具体情况,赋予不同的标签,比如图文类、短视频类、主播类(不开店)、红人类(开店的)、淘女郎(一般背后有经纪公司)等等。据说,这种身份标签高达上百个——内容生产者可以申请相应的频道开通,并针对性地进行写作。比如投在“有好货”频道,内容就有可能出现手淘首页的有好货板块。但频道投稿有非常严格的格式要求,不是像微信公号那样,想怎么写就怎么写,想怎么排版就怎么排版。 另外商家也可以发布V任务,由内容生产者去申领,其结算方式以CPM为主。 当下,月入过十万的生产者,已经超过1500人——其实这个数字并不算太低。微信公号月入过十万的,又有多少呢? 而对于阿里来说,内容有效缓解了整个淘系营销资源紧缺,商家囚徒困境的局面。我个人认为,最新一季财报的亮眼表现,其背后,与内容是分不开的。

第三个大赢家:腾讯。

第三个大赢家:腾讯。 的确,类似朋友圈广告、广点通之类,和WXG(微信事业群)关系不大,也的确OMG还在苦苦寻找自己的存在感,但我说的是腾讯,一个整体的腾讯。 腾讯主要的收入依然在游戏上,所以它的市值飙升和内容赢家是否有关联还不好讲。依然看一下广告的表现。 这张表格能够清晰地反映出,广告占整个腾讯收入盘子的比重在逐年上升。 同时,我们也能从两栏同比增幅中注意到,腾讯广告收入的增长相当快,跑过整个腾讯收入大盘。 那么,腾讯广告收入发力在哪里呢? 九 这张表统计的是腾讯两个业务(游戏和广告)从2014年Q1到2017年Q2的逐季表现。 首先我们能看到的是,游戏在腾讯整体收入的占比最近五个季度已经长期低于5成。2017年现象级游戏王者荣耀的耀眼表现,使得Q1游戏占比阻换了一直下滑的占比,但到了二季度,度过广告行业营收最惨淡的Q1之后,占比重新回落。 15年开始的历个季度,广告单季度同比增幅非常可观。细查下来,腾讯广告两翼,其效果广告(2017年略调了统计口径,改名为社交及其它广告)同比增幅超越其品牌

头条并不是继承门户的衣钵

头条并不是继承门户的衣钵,虽然它看上去和门户有点像。而且它当年起家的时候,主要的竞品也都是门户做的,比如搜狐的新闻客户端。至今,主掌腾讯门户的OMG(网络媒体事业群)还是把今日头条视为最重要的竞争对手之一。 但本质上,张一鸣接过的,是李彦宏的旗帜。 一个很表象的证据就是,今日头条并不想设置总编辑这种岗位(后来出于某些原因设置了),但门户恐怕组建团队的第一件事就是锚定一个总编辑。 你知道百度(不是百度新闻这种业务线)的总编辑是谁么?(笑) 核心关键词是:匹配。 百度的方式是用户发起一个关键字,然后进行相关内容匹配。 头条的方式是挖掘用户的属性指标,推送内容进行匹配。 一个是拉取(pull)一个是推送(push),但只是由于时代原因造成的技术使用不同。根子上,都是与用户兴趣匹配加载内容。